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查看新帖 | 论坛精华区

ChinaUnix.net

  平台 论坛 博客 认证专区 大话IT HPC论坛 徽章 文库 沙龙 自测 下载 频道自动化运维 虚拟化 储存备份 C/C++ PHP MySQL 嵌入式 Linux系统
最近访问板块 发新帖
查看: 1361 | 回复: 0

科技、金融、骗局和韭菜:中国式ICO财富盛宴与泡沫 [复制链接]

论坛徽章:
2
15-16赛季CBA联赛之上海
日期:2017-11-16 13:45:42CU十四周年纪念徽章
日期:2017-11-16 17:03:02
发表于 2017-08-29 17:57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 棱镜公众号   作者:刘鹏 张琴

8月16日,上海,直逼40度的高温天气里,一场区块链大会正在陆家嘴钢铁森林里上演。

比气温更燥热的,是会场内的气氛。八位身着黑色紧身裙的女模特,每人手中拿着一块广告牌,号召投资者们“满仓干”;三位赤裸上身的男模特在她们对面,身上贴满某数字货币资讯网站LOGO。比起靓男美女,更令参会者关注的,是诸如“游戏链”、“借贷链”等各种ICO项目,他们在每一个项目展台前驻足、观望,相互之间交流着哪个挣了大钱,打听着哪个能翻十倍。

令他们趋之若鹜的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对应股票市场中的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概念,最初起源于区块链极客圈子。无法获得传统VC投资的创业者,在圈子内发布项目白皮书,感兴趣的投资者支付诸如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予以支持。如此一来,投资者获得创业项目中对应的服务,创业者解决项目启动所需资金问题。

由于大大缩短了投融资的链条,ICO被视为颠覆传统VC的革命性模式。

但大批“向钱看齐”而涌入的参与者,彻底稀释了这一模式初始的 “去中心化”和“民主化”理想主义色彩。

从薛蛮子、李笑来,再到网红孙宇晨,纷纷投身其中,制造着一个又一个创富神话。

动辄数十倍的飙涨,带来参与者百倍的疯狂。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一口气投下16个ICO项目后,兴奋地对媒体表示,在这个领域他没有遇到任何对手,如入无人之境。

很难判断薛蛮子押宝ICO,是由于眼光独到,亦或是单纯的胆量过人。行至8月,狂飙突进的ICO车轮,并没有一丝放缓的迹象。但诸如玄链、域链等知名ICO项目破发,举办区块链大会的维优元界被监管介入认定虚假宣传,似乎暗示着ICO的坦途之路开始变得坎坷。

面临各方质疑,薛蛮子的口径也在改变,他在一次媒体专访中坦承国内的ICO已经出现了很大泡沫,并祈祷他投资的项目“但愿我没有看错”。

事情确实在起变化。腾讯财经独家获悉,8月16日当天,距离上海区块链大会一千公里外的北京,一场与ICO相关的会议也在同时举行。会议由北京市金融局局长霍学文召集,一位参加会议的业界代表对腾讯财经回忆,“霍局态度严厉,表态必须要从严监管。”

仅仅相隔一天,一场针对ICO的更高级别监管会议在央行召开。知情人士透露,这一会议由央行金融市场司组织,证监会、银监会多个主要司局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代表均出席。他透露,在此次会议上,监管层酝酿的可行性方案包括:控制ICO规模,加强信息披露,监督募集的数字货币,发布投资风险警告书等。此外,如果发现大的风险,监管甚至会暂停所有ICO行为并加以整顿。

暴风雨即将来临,但一头扎进泡沫的人们仍未醒来。快感来袭,安全已置之脑后。

泡沫盛宴

资深玩家黄成也说不清楚,国内的ICO泡沫是何时形成的。他认真地想了想,回复道,“或许是从对ICO暴富故事的追逐开始的吧。”

成形于2014年的ICO,凭借着新颖的融资方式,被称作世界上第二伟大的融资方式。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为知名的ICO案例,是比特币的强有力竞争对手以太坊。致力于解决比特币扩展性不足问题的以太坊,在2014年9月募集到31531枚比特币,按照当时价格,这相当于1800万美元。

凭借这笔启动资金,Vitalik Buterin等人成功对以太坊进行开发,以“智能合约”的概念将其打造成为虚拟货币比特币最大的竞争者。但相比以太坊在技术层面取得的成功,开发者随着ICO带来的暴富故事,更吸人眼球。

更多的暴富故事,发生在中国。2016年,ICO模式进入中国,与比特币当年的故事相似,中国人几乎在最快时间,占据了ICO世界的制高点。

在目睹小蚁币、量子链等传奇ICO项目上百倍的涨幅后,创业者和投资者们沸腾了。“当年错过了比特币,现在不要再错过ICO。”他们在这样的口号下,挥舞着白皮书、攥着钞票,挤上这条财富自由之路。

“泡沫,很明显的泡沫。”黄成说,在癫狂的5月和6月,他所在的所有微信群和QQ群里,暴富的故事似乎无处不在,刺激着更多的散户前往。

在一场ICO的小圈子聚会上,腾讯财经遇到的一位散户投资人,不无羡慕地表示这一行业的欣欣向荣。“你看,ICO这来钱速度,可真比股市快多了”,他分别打开他的ICO和股票账户,叹息称,“股票还得你实时盯盘,累不说,关键即便抓到涨停,也就10%。”

疯狂的市场中,白皮书不再重要,区块链技术也不再重要,如何搭上ICO这趟财富快车,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

狂热之下,一些ICO项目将白皮书做成全英文的,甚至有些干脆不给白皮书,直接宣布ICO计划;马勒戈币、韭菜币等匪夷所思的币种登堂入室;薛蛮子也在跑步进入,声称“不喝泡沫,你喝不到啤酒。”

大妈进场

跟薛蛮子一起跑步进入的,还有“大妈”们。

“门票就花了三千。”8月16日的上海区块链大会上,身着粉色衬衣的资深炒币者吴浩,向坐在身旁的腾讯财经比了个“3”的手势。在得知腾讯财经没买门票,从侧门直接进来后,他显然有些不悦。

家乡福建的吴浩,2014年开始进入币圈。2016年,他聚集身边一群同样炒币的朋友,成立了一支区块链数字货币俱乐部共同炒币。

进入2017年,随着ICO概念大火,吴浩和俱乐部的朋友们共同开始研究投资ICO项目。

“这些全是我们俱乐部的人,这次来了十几个。”微胖的吴浩挺了挺身,在在空气中画了个不规则的圈,暗示他前面两排还有身边,都有他的同行者。

有几位年轻女性听到后热情地转过头来打招呼,吴浩介绍说,这几位女性中间,有的在帮别人做韩式半永久,有的则是全职家庭主妇。

尽管表示4位数的门票价格让他有些“心疼”,但会议内容却似乎完全没有引起他的兴趣。

“参加这种会议目的就两个,一是看看有什么利好利空消息,二就是多认识些人,互通有无。”吴浩承认,第二点相对更加重要,因为类似这样的行业会议,圈内“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出现,要是再被拉进一些靠谱的炒币群,显然有益无害。

他透露,自2017年5月投资第一个ICO项目以来,他已经投资七八个项目,至今盈利100余万人民币。

主要从事外贸生意的吴浩,神情间有着生意人惯有的精明甚至是狡黠。当被问到盈利的秘诀时,吴浩坦言他对技术一类其实了解并不多。他眼珠骨碌一转,说他采取的策略是“消息驱动”:只要有利好消息就进,有利空消息就出。

他介绍说,所谓的利好消息,例如说“XX链到日本、新加坡等地推广,上国外平台”这样的小道消息,由于国外ICO监管相对较早也较严,如果可以再国外的交易平台进行交易,则意味着项目比较靠谱,受到国际认可。

“当然,有时这些利好的小道消息不一定是真的,但这并不影响。”他补充说,有时一些关于监管严查的消息出来,别管真假先出再说。

吴浩向腾讯财经展示了两张最新的明星ICO代币价格表,并指向其中的“小蚁币”说,小蚁币ICO成本是1元钱,8月12日的价格达到了193元,就算当初投入1万元,现在基本也可以实现财务自由了。

坐在前排的一位60多岁的女性听到了吴浩的讲话,扭过头来询问吴浩:“你玩币圈吗?”

大妈将“圈”发成了“倦”的音,以至于吴浩反问多次,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并纠正她说“币圈是一个统称”。

“那我加你微信吧,我跟你学习学习,你下次买的时候跟我说声啊。”大妈不好意思地笑着。

当被问及什么样的ICO项目不靠谱时,他一把抓起散落在坐席间的一张宣传单说道:“就这种,项目信息一句话、团队信息一句话、网站也没有,更别说白皮书了,就贴两个所谓的买币二维码,做发财梦去吧。”

在吴浩身边,ICO投资者们也不是像他这样全都赚得钵满盆溢。他介绍,他的一个朋友在某交易平台交易某ICO项目代币,25万元入场,一周亏损高达7万元;而另一个朋友在同一交易平台三天亏损高达两万元。

“在我看来,这会场坐着的几千人,全都像是高高低低的韭菜,尤其前面这种。”吴浩压低声音,朝刚刚加过微信的大妈努了努嘴。

庄家收割

在《正片》潜进的ICO微信群里,“大妈”们是庄家最好的收割对象。

下午六时左右,一家炒币团队的微信群内渐趋平静。群主方晨在群内发了张照片,群内顿时热闹了起来。

图片的背景是夜晚寂静无人的公路,画面中一辆黄色小汽车的车门双双开启,方晨盘腿坐于车顶之上,神情骄傲。

“我这台车,有三分之一是庄家团队分红佣金的钱,有三分之二是炒币赚的。”方晨解释说。

有好事者发问:“你这辆黄色雪弗兰多少钱?”

“大姐,这个是大黄蜂好吗?” 方晨有几分生气。

好事者不依不饶,“我就问你车牌子是不是雪弗兰,颜色是不是黄色?”

“好吧,五十多万。” 方晨悻悻服软。

方晨是一支国际炒币团队中的一员,他毫不避讳自己所在的团队所做的工作,其实主要就是炒币做庄。

似乎是为了缓解尴尬,方晨说,在这个团队之中,他并不是赚得最多的。

方晨所在的庄家团队,2011年在深圳成立。后因团队涉嫌非法集资, 2017 年 8 月团队的“董事会”决定将团队整体转移到马来西亚的吉隆坡。

方晨介绍说,他在这个团队中,其实只是一个会员,角色主要是提供“炒币”资金,以及发展下线。团队设置了100美金到1万美金的投资区间,通过官网注册后,投资者可以收到财务指定的入金账号进行汇款。

庄家团队的盈利主要来自两部分:其一,利用与各国炒币团队的合作关系,相互转 币,从中获取国际虚拟货币的汇率价格差,方晨称之为“搬砖” ;其二则为炒币做庄收益。

方晨透露,不论炒作哪个币,他所在的团队首先第一步低价建仓全资金进币。然后他们会再通知很多小的炒币团队建仓进币,小的团队通过群,发布一些拉升信息,再让很多散户买进,到散户得知消息买进的时候其所在的庄家团队已经稳稳赚了几个点了。

紧接着通过炒作、拉升,让某个币一天时间内猛涨,达到起团队所预期的价位,他们所在的团队会先出货,再通知小的炒币团队出货,完成一轮炒炒作。

而具体到最近大火的ICO,方晨介绍团队主要采取的措施是,庄家会与发行商合作,提前知晓今天众筹哪些币要上市,提前“入币”,然后用大量的资金操作,使得价格暴涨。待散户资金进来之后,庄家再出逃赚取差价。

两年前,方晨进入这只庄家团队。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中,他总是高调炫耀着进入这只庄家团队为他带来的财富。

而炫富的目的之一,就是吸引更多人入伙,即所谓的发展下线,因为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一笔不小的收入:按照团队的分红规定。

庄家团队总盈利的百分之60会分给合作会员的分红,而百分之25鼓励大家推广,并给出推广领导奖励。

方晨向腾讯财经透露,通过这样的方式,其所在的团队,6年来的平均月最低盈利是百分15。

监管来袭

8月16日,距离喧嚣会场千里之外的北京,一场与ICO相关的会议也在进行。

雷阵雨刚刚下过,位于海淀区的互联网金融博物馆内,北京市金融局局长霍学文正襟危坐,与会者包括北京市网贷协会秘书长郭大刚 、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以及国内最大的两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coin和火币网的创始人徐明星、李林。

这场关于区块链的闭门恳谈会,实为对于ICO监管的意见征求会议。

一位与会人士对腾讯财经透露,在与会代表们介绍完ICO情况和市场动态后,霍学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霍局长的态度非常严厉,表态必须要从严监管。”这位人士透露,霍学文将ICO称作风险的3.0版本,因此必须要纳入监管,控制好风险。此外,他还呼吁业界进行自律监管。

霍学文对ICO的态度,还可以从另一件事中窥见一斑。8月21日晚间,浦东市场监管发布新浪微博称,其对辖区内某全球区块链峰会进行突击检查,认定其“疑似虚假宣传”。

霍学文针对这一消息,在一个微信群里直接“开炮”:“必须严加控制。”他还点名了前不久成都也有一场峰会。

他说,“(这种情况)绝不允许在北京发生。”

8月18日,距离北京金融局局长霍学文召集的恳谈会仅隔一天,一场针对ICO的更高级别监管会议在央行召开。

知情人士透露,这一会议由央行金融市场司组织,证监会、银监会多个主要司局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代表均出席。他透露,在此次会议上,监管层酝酿的可行性方案包括:控制ICO规模,加强信息披露,监督募集的数字货币,发布投资风险警告书等。此外,如果发现大的风险,监管甚至会暂停所有ICO行为并加以整顿。

还有央行人士对腾讯财经直言,针对ICO的乱象,目前的监管思路是从严监管,“甚至会一刀切,不会容许ICO这东西的存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京盛拓优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24965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网监中心备案编号:1101080202012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 字第1234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  联系我们:
感谢所有关心和支持过ChinaUnix的朋友们 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原作者名及出处

清除 Cookies - ChinaUnix - Archiver - WAP - TOP